河北海虹塑料制品有限公司 容天下
服務熱線:0312-6973333

謝謝你,幫我戒了奶茶

2021-04-07 15:36:25

“禁管令”1月1日開始實施后,多數餐飲店鋪首選紙吸管作為替代品。但新“上崗”的紙吸管遭遇各種吐槽,不少消費者表示體驗感不佳并對以紙吸管代替塑料吸管解決“白色污染”表示懷疑,喊出“紙吸管退出奶茶界”“太軟了,差點戒掉奶茶了”……

“紙吸管退出奶茶界”“太軟了,差點戒掉奶茶了”……升級版“限塑令”規定,在餐飲行業禁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禁管令”從1月1日開始實施至今已近2個月,主要替代產品包括聚乳酸(PLA)、紙等材質制成的可降解吸管。

調查發現,多數餐飲店鋪首選紙吸管作為替代品,只有個別店鋪同時提供聚乳酸(PLA)吸管備選。新“上崗”的紙吸管遭遇各種吐槽,不少消費者對紙吸管的體驗感受評價不高,并且對以紙吸管代替塑料吸管解決“白色污染”表示懷疑。

專家表示,無論紙吸管還是PLA材質吸管,都不是綠色環保的“終極形態”。

紙吸管口感、氣味、耐溫、耐水性均不理想

“剛喝了一口奶茶就扔掉了紙吸管,粘嘴不說還一股奇怪的紙味兒。”北京的李佳說,“現在喝奶茶我都直接打開杯蓋喝了。”

自從紙吸管作為塑料吸管的第一替代品大范圍推開后,對紙吸管的吐槽就沒停止過。“粘嘴”“不能咬”“有紙味兒”是最普遍的,還被嘲諷為“珍珠、芋圓克星”。

北京的大學生小楊說:“喝一杯熱奶茶用了3根紙吸管,一泡就爛,簡直了!”因為泡水容易變軟甚至折斷,很多人被逼把一大杯奶茶飛速喝完,“完全失去了喝奶茶的樂趣。”大學生小張說。

家住上海的王女士說,一家餐飲店為喝椰汁的顧客提供了紙吸管,但往往椰汁還沒喝完,吸管與椰子接口的位置已經折斷了。

經調查發現,當前市場上的紙吸管,在口感、氣味、耐溫、耐水性能等方面均讓消費者不滿。另一種在少數餐飲店可見的替代品——聚乳酸(PLA)吸管,接受度明顯高于紙吸管。

南京市一家奶茶店提供聚乳酸(PLA)可降解吸管

“PLA吸管用起來跟以前的塑料吸管感受差別不大,如果不說幾乎看不出有啥區別。”北京市民王女士說。但也有消費者表示,有的PLA吸管在熱飲里泡久了也會變軟。

“純聚乳酸熱變形溫度在60攝氏度左右,用來喝冷的和溫熱的飲品沒有問題,但是喝燙的飲品不行,還需要開發耐高溫的聚乳酸復合材料提高吸管性能。”合肥工業大學食品與生物工程學院教授姚日生說。

吸管生產企業義烏市某日用品有限公司總經理李二橋說,可降解吸管產品在歐美國家得以推廣,和國外喝冷飲較多的飲食習慣不無關系。

紙吸管目前性價比最高但并不一定是最環保的選擇

受訪餐飲經營戶表示,紙吸管是目前性價比最高的選擇。雖然PLA吸管在使用體驗上更接近塑料吸管,但價格更高。目前,1根紙吸管成本約0.03元,而1根PLA吸管的成本則要0.05元左右。

而且,據專家介紹,紙吸管的保質期約為兩三年,但PLA吸管保存一年左右就會開始降解,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PLA吸管的推廣。

“可降解吸管產品目前占公司總銷售額一半以上。”義烏市雙童日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長樓仲平坦言,“近期國內來咨詢的客戶多了,但除了奶茶店,其他餐飲企業還較少,可降解產品銷量還沒有出現預期的井噴。”

采訪中,不少業內人士表示,雖然紙吸管也是可降解產品,用它來代替塑料吸管確實能減少塑料污染,但以目前的垃圾處理方式,紙吸管并不是最環保的選擇。

位于南京市的一家星巴克門店為消費者提供紙質吸管

由于紙吸管在使用過程中均沾染了飲料,也就失去了二次利用的價值,并不能和其他紙制品一樣作為可回收垃圾來處理,一般是作為其他垃圾來處理。

目前,各城市對于其他垃圾的處理方式為填埋或者焚燒,而這兩種方式讓紙吸管可降解的優勢蕩然無存。

此外,不少業內人士認為,紙吸管生產環節的環境成本也并不低——既消耗大量木材,同時生產過程中也會造成水污染。雖然最終可以被降解,但對資源還是有大量消耗。

多位專家表示,無論從生產環境成本還是回收處理成本看,紙吸管都不是塑料吸管的最佳替代品。

優化替代品的生成與回收迫在眉睫

按照國家發改委和生態環境部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到2020年底,全國范圍餐飲行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

禁令之下,替代產品的生產、回收成為迫在眉睫的大事。由于可降解塑料吸管的成本高、體驗不佳等問題,“禁管令”的落地推進工作也部分地陷入瓶頸。

經調查發現,一些較大的餐飲企業嚴格遵循規定,替換掉了塑料吸管,但是更多量大面廣的小餐飲店依舊“我行我塑”,尤其是部分主營外賣業務的小餐飲店。

消費者可通過新型杯蓋直接飲用冷飲

“聽說對塑料吸管管理更嚴格了,但具體什么規定不太清楚。”杭州天目山路一家快餐店負責人說,“也沒有人通知,和其他店一樣先用塑料的唄,等檢查嚴格了再說。”

據了解,各地對餐飲店塑料吸管禁用的監管主要職能在市場監管部門,但一名市場監管部門受訪者坦言,小餐飲店量大面廣,有效監管存在不小難度。

“部分餐飲企業事實上仍處于觀望狀態。”李二橋說,“甚至還有客戶從可降解產品訂單又改回了塑料吸管訂單。”

一些業內人士表示,“限塑令”“禁管令”的目的都是減少塑料污染,目前首先要讓更多的餐飲企業切實落實禁用塑料吸管的規定。

華東師范大學海洋塑料研究中心主任李道季建議,在現階段,最重要的還是要做好紙吸管、PLA吸管的分類回收、處理,減少對環境的影響。

在吸管行業從業二十多年的樓仲平表示,無論紙吸管還是PLA材質吸管,都不是綠色環保的“終極形態”。

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越來越多的人舍棄了吸管。“在外買飲料我已經不要吸管了,都是用直飲杯蓋或直接喝,為環保做了重大貢獻。”北京的李女士笑言。

“禁塑限塑從來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從政策宣傳引導、執法監管等多個方面持續努力,從而逐步讓全社會形成不用或盡量少用一次性塑料制品的綠色生活方式。”浙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長范柏乃說。

文章來源:“河北共青團”微信公眾號

淘寶掃一掃,可進行購買

  • 淘寶二維碼
  • 相關新聞

    推薦產品

    • 茶藝杯
    • 啤酒飲用杯
    • 貳兩杯